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木纹噩梦宝藏第一百四十六章除名

时间:2020-09-18   浏览:2次

噩梦宝藏 第一百四十六章、除名

这一天中午,陈器和慕芊芊刚吃完午饭回到公寓,还没有来得及彼此告别,就远远的看到陈器的公寓门口放着一个巨大的包裹,上面的收货单上清清楚楚的写着“陈器亲拆”的字样。

陈器好奇的将包裹拆开,里面是个巨大的盒子,再将盒子打开……

里面竟然是个人!

而且是个坐在轮椅上,穿着黑白女仆装的女孩子!

“贾阮仪?!”陈器和慕芊芊同时惊呼出声。

贾阮仪穿着一身黑白的女仆装,头上戴着蕾丝的发套,略施淡妆,被打扮的好像是个精致的洋娃娃一样。而且她真的和洋娃娃一样动也不动,与其说她是坐在轮椅上,倒不如说她是被人放在轮椅上。

而且她的眼神,空洞、麻木,没有半分的神采。

陈器四周张望了一下,发现不远处的一栋公寓的后面,有几个小脑袋偷偷摸摸的往这里偷看。

“你们都过来!”

没有人回应。

陈器恼了,大声道:“再不滚过来,就统统把腿打断!”

几个女孩子犹犹豫豫的出来了,陈器一看就乐了,这不是之前跟在贾阮仪身后的那几个小跟班吗?

“说说吧,怎么回事。”

几个女孩怯生生的互相张望,捏着手指,谁也不肯说话,陈器没耐心看她们在那里纠结,大吼一声“说!”

“她是赔礼!”一个女孩子连忙道:“是贾家弄的,她身上有给你的信,你看了就知道了。贾家说是他们教女无方,无意得罪了你,所以把她送过来,任凭你发落,我们就只是帮忙跑腿的!”

陈器往贾阮仪的身上瞥了一眼,那里果然有一封信,就放在她大腿的裙子上。

慕芊芊伸手将信拿起来,拆开以后念道:“陈器先生,见信安好。此女冒犯尊驾,罪不容赦,作为新任家主,我已将其逐出家族,特送与尊驾为奴为婢。从此生是阁下的人,死是阁下的鬼。阁下若要出气,认打认罚,认杀认剐,与我贾家无关。此女之父教女无方,也已被废除家主资格。此女之前所做之事,已与我贾家无关,还请尊驾高抬贵手,贾章隽敬上。”

陈器也吃了一惊,道:“这是什么意思?这个贾章隽又是谁?”

一个女孩怯生生的道:“贾章隽是贾家新任的家主,也是阮仪的叔叔。”

“叔叔?!不是说贾阮仪的父亲才是家主吗?”

“那是昨天以前的事情了。”那个女孩眼中露出悲哀的神色,道:“她的父亲贾章叔,已经被家族废除了家主之位,他那一脉被一捋到底。现在的新任家主是她的叔叔,他为了平息你的怒火,特地把她送来给你,让她服侍你,由你处置。”

陈器冷笑:“开什么玩笑,你们把她带走!就她这个样子还服侍我?谁服侍谁啊?!”

“不不不!不能带走的!”另一个女孩连忙道:“贾家主说了,她闯了大祸,现在家族里已经容不下她了,您要是把她赶走,她也回不去了。她,她已经被贾家从家谱上给除名了!”

“除名?!”慕芊芊惊呼一声,继而出离的愤怒了,道:“贾家这样做也过分了!不对,你是说,贾阮仪的父亲已经不是贾家的家主了?”

“是的,”那个女孩悲伤的道:“所以你现在不能称呼她‘贾阮仪’了,因为她这个名字都已经被剥夺了。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用‘她’来称呼。她现在别说身份,连个名字都没有了。你们要是赶她走,她就只能死了。”

慕芊芊倒吸了一口冷气,陈器有些摸不着头脑,道:“怎么回事?”

“我待会再与你细说,不过,如果真如她说的那样……”慕芊芊叹了口气,“我们留下她吧。”

“什么?!”陈器愣了一下,看到慕芊芊神色凝重,只好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做了决定,那就照你说的办吧。”

“谢谢!谢谢你们!”几个女孩留着眼泪给慕芊芊和陈器连连鞠躬,那场景,跟遗体告别似的,弄的陈器十分的不自在。

慕芊芊这时候却展现出了一个“女主人”应有的风度,她微微抬手,道:“不用道谢,她的事情我们虽然不认为自己有,但肯定还是有因果的,这一点我绝不否认。至于你们几个,在我得到的消息里,你们虽然一直跟着她,但她却从来没有当你们是朋友,最多只是当你们是下人。现在她沦落到这个地步,你们看起来倒并不恨她?反倒是真心实意的想帮助她。”

几个女孩子都沉默了,半晌,才有一个女孩子道:“我们其实有时候也恨她,因为就如你说的那样,在她眼里,我们从来只是下人,跟班,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一个不开心还会打骂我们。但是,那也怪我们自己趋炎附势,想讨好她,从她那里得到一些资源,哪怕是她从手指缝里漏出来的,也能省了我们许多的精力和开销。”

“这两年来我们从她那里的确也得到了不少资源,这一点是无法抹杀的。而且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她以前的确不讨人喜欢,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错,这赌王几房争产风波一次的教训对她而言太深了,至于以前的所有事情,都让它过去吧。”

慕芊芊点点头:“我刚才听你们说,把她赶出来的是她的二叔?而她的父亲被取消了家主之位,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但并不算难猜,无非就是些豪门恩怨罢了,然后她就成了牺牲品。反正不管过程怎样,结果已经是这样了。”

“嗯,你看的很透彻。”慕芊芊对说话的那个女孩露出一个微笑,“你叫张子曦?”

“啊!是的!”

“你是个聪明人,以后要是你愿意,就多来看看她吧。”

张子曦心中大喜,慕芊芊这话的意思,显然是愿意接纳她,就算成不了朋友,能够成为她的跟班那也是好的。所以她连连点头,喜不自禁,因为现在谁都知道,陈器的贡献点多的用不掉,慕芊芊作为他的女朋友,那肯定也是多的用不掉,只要能够从中给她漏上一点,那也是足够了!

虽然做别人的跟班看起来好像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是在这个年代,背靠大树永远都是弱者最为明智的选择,别说是她了,就算是觉醒、脱胎境的强者们,也同样有大把的人依附在一些大家族之中。

背靠大树好乘凉嘛!

张子曦见陈器便秘一样的表情,好像是憋了一肚子的话要跟慕芊芊说,她是个很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如今有了回报,她自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让陈器不愉快,所以她立刻告辞,带着人走了。

看到她们几个都离开,陈器这才看向慕芊芊,还没说话,慕芊芊就摇摇头,叹息一声:“我们屋里说吧。”

说完,她推着贾阮仪的轮椅,走进了公寓。

陈器一头雾水的跟进来,道:“芊芊,你为什么要收留她?”

“不收留她,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慕芊芊叹息道:“你看看她,整个人都好像没了魂一样,只剩下一个空洞的躯壳。阿器,她很可怜了,而且你杀鸡儆猴的效果也已经达到了。接下来无论是从良心的方面,还是从名声的方面来考虑,我们都要收下她。”

陈器撇撇嘴:“我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名声哟?”

“话不是这样说的。你之前只是为了杀鸡儆猴,但并非是生死大仇,抓着不放只会让人觉得你这人肚量狭小,气度不大。难道说,你就真心忍心看着她自生自灭?那马竞还要在联赛中对阵埃尔瓦以及巴列卡诺就等于让她去死了。”

“这个……我其实无所谓的。”

慕芊芊白他一眼,“那你现在杀了她吧,她现在这个样子,给她一刀反而是给她一个痛快。”

“呃……”陈器打了个哈哈,道:“我的刀可从来不杀这种毫无还手之力的妇孺弱小!”

“看,这就是为什么,贾家会把她送来给你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像你这种骄傲的人,哪怕在对敌的时候再狠辣,再无顾忌,但是在现在这种时刻,你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因为你这样的人太骄傲了,根本不屑对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人下手――当然,如果是生死大敌,那也就另当别论。”

“不是……你是说,贾家这是故意的?”

“是故意的,但其中出了茬子。”慕芊芊弯下腰,轻轻抚摸了一下贾阮仪的脸颊,但她就好像是木头人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叹息道:“要不然她也不会变成这样,而且,贾家也不会做出将她除名的举动。”

“对了,说起除名,到底什么意思?”

“这是大家族当中才会有的传统,在大家族里,每一个孩子的取名都是很讲究的,然后会被记上族谱。只有当这个孩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时,家族才会将他除名,开革出家族,以示双方从此再无关系。而那个名字,也会被从族谱上划去。因为这个名字是家族赠与他的,所以同时也要收回,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能叫之前那个名字了。”

顿了一下,慕芊芊道:“一定是贾家里出现了巨大的变故,所以才会将她除名。否则的话,他们将她送到你这里当个侍女,其实心里未必就没存着让她讨好你,伺候你的心思,说不定将来有一天她把你服侍的好了,你还能收她当个妾室。这样的话那髓膏的暴利,贾家也就能顺理成章的分到其中一份了。”

陈器嗓音都变了,“妾室?!”

慕芊芊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哦?你难道说你没想过?我这人很开明的,我爸爸就有妾室,所以我也不在乎你以后纳妾。告诉我,你想不想纳妾啊?”(未完待续。)


上海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辽宁白斑疯医院
手外科
相关阅读
前利物浦名将比赛时吞下舌头被救后继续踢比
· 代表委员建言录当前节能

【代表委员建言录】当前,络小说已成为抄袭重灾区,部分络小说作者甚至借助 写作软件 进行所谓的 在世界范围内德国就是减排温室气体“模范中的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