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灭噬乾坤第一百二十九章苍生未死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灭噬乾坤 第一百二十九章 苍生未死

“磨铁。”即墨急急起身,“他现在何处?”

从小秘境出来,已近一月,即墨未见磨铁,真有些想念。

剑无敌摇头,对即墨道,“他重伤垂死,现已送往医仙。”

磨铁所在的青苍派依附于忘尘宗,青苍派弟子在忘尘宗相当于普通内门弟子,享有一定权限。

捷克也以德甲加英超球员为班底

“他身受重伤,怎会如此?”即墨心惊,询问剑无敌无果,匆忙赶往医仙。

医仙内草药气息浓重,丹药庞杂,凄厉痛苦的叫声远闻便不寒而栗,这里更像是一个修罗地狱,除非治无可治,否则没有几个修士愿意来到这里。在这里除了医师,药童,便没有几个完人。

即墨悄声来到磨铁病房,只见磨铁伤痕累累,多处白骨森森,右臂彻底废去,残断的骨茬上沾染的鲜血已经干涸,他陷入昏迷,不省人事。

即墨看着只皱眉头,磨铁是条真正的汉子,率性豪放,很容易便能被人接纳,到底是何人下的这般毒手。

药草气味浓郁,各种丹香混在一起,即墨微微不适,焦急等待三个时辰,磨铁终于醒来。

恍惚看见即墨,磨铁失声痛哭,“完了,全完了,青苍派没了,师傅也为救我而死了。”

即墨骤惊,轻声安慰磨铁,只有真正的悲苦,才能让磨铁这样的汉子失声痛哭,他需要倾吐释放出来。

“即墨,戮苍生并未死,他从小秘境中逃出,变得疯疯癫癫,更加残暴弑杀,已经有十几个帮派遭到屠戮,三日前他屠杀了我青苍派满门,如果不是师傅挡他,你我便不能再见了。”磨铁恨声切齿,知道灭门仇人,却没有能力报仇,憋屈苦涩。

即墨安慰磨铁,皱眉深思,从小秘境关闭到现在,已近两月,戮苍生竟带着屠戮重新出世。

“即墨,求你为我报仇,我所认识的人中,也只有你能助我。”磨铁希冀看着即墨,眼中饱含憋屈。

“这个仇,一定会报,你好好养伤,不用多想。”

即墨离开医仙,心情沉重,戮苍生未死,十几个门派覆灭,他总感到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他不是悲天悯人,也不是将自己当做救世主,他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心情。

这个世界,残酷现实,每天要死多少生灵,便是死在他即墨手中的修士,也有数十人。

即墨心情之所以沉重,只是觉得毁掉戮苍生,这是一份他不得不承担的。戮苍生是他释放出来的,所有的屠戮,虽是戮苍生所为,但他又何不是‘帮凶’。

小秘境天狼山、永夜城、第二城,十几万的生灵;赵国十几个帮派,又是数万的修士。

这些人何辜,为何要死,死去的人中,有多少是手无寸铁的凡人。

轻抬头望天,即墨才发觉一路恍惚,竟来到嫣然的楼前,屋檐上的风铃声音清脆,叮叮当当,响声短暂,余音不绝。

“师姐,若是因失误而犯错,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牵连无辜,该怎么办?”即墨望着楼上那道白影,青衣无风自摆,长发轻扬。

嫣然转头,她的气质冰冷如霜,整个人便像一块寒冰,只有那双百变的眸子,才可反映她的真实内心,“自己做的错事,就应该自己去弥补,你已经有了答案,何必又来问我。”

“谢谢师姐。”即墨点头。不错,他已经有了答案,转身向杂役大院走去,他青衣猎猎,身影在空间中拉下淡淡的长痕。

别了老莫,即墨独自一人离开忘尘宗,前往赵国的落凤州,此处离忘尘宗一万余里,路途遥远。

忘尘宗对门下帮派管理松散,那落凤州青苍派与忘尘宗相隔两个州,若不是其创派先祖乃是忘尘宗弟子,一直对宗门忠心耿耿,恐怕现在的青苍派,早就不属于忘尘宗。

山高皇帝远,谁还管这个?

从忘尘宗出发,一路向南,沿途逐渐繁华起来,车道更多,城池也密而庞大。

即墨一直沿着山路行进,穿过万千大山,行了三日,终于来到落凤州。关于落凤州的风土人情,即墨也从书中有所得知。

落凤州不大不小,大半的荒山野岭,剩下的小半却很繁华,两极分化严重。

在那些荒山野岭,茂林修竹之间,坐落着数十个帮派,实力有强有弱,戮苍生的杀戮便从这里开始。

三日前青苍派满门被屠,在此之前还有十几个门派也全门覆灭,然而戮苍生至今依还逍遥法外,那些帮派处于混乱之中,噤若寒蝉。

除了几个强大帮派,剩余帮派皆广送弟子,向他们所依附的宗门求援,然而这些弟子皆是一去无音,也无宗派高手前来击杀戮苍生。

惶恐与不安,在这些帮派内蔓延,帮派不及宗门太多,一个强大的帮派,宗门内可能才会有一个念神修士。

但事实却是,许多帮派,以天乞境修士作为太上长老,启玄九重天修士作为长老。

即墨去了青苍派,在这里除了染血的废墟,坍塌的屋舍,他没有寻到一个活人,男女老少,无一幸免,连灵兽也惨遭横死。

宫阙已经坍塌,雕栏玉砌不复存在,干涸的血泊变成暗红,许多尸体,已被异兽再次**,空气中弥漫着腐蚀与血腥,这里本应是凡人眼中的仙境,此刻却是即墨眼中的修罗道场。

戮苍生所过,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一把火烧掉残败的废墟,即墨离开青苍派,又去了其它十几个被屠戮的帮派,情形惨烈,不忍目视。戮苍生就是一个屠夫,除了杀,他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寻了半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皎白的月光抛洒在山林之中,天空干净,水洗过一般,添了许多冷清。即墨走遍了所有被戮苍生毁灭的帮派,但求个心安。

那些帮派遗留的一切,最终被即墨一把火烧掉,尘归尘,土归土,逝者已矣,难道还要他们曝尸荒野,被野兽残食?

即墨落身在一座山崖的孤石上,沐浴月光。夏日的夜萧瑟清冷,即墨轻轻紧了紧衣衫。

戮苍生行踪不定,神出鬼没,销声匿迹三天,是否离开落凤州,尚还是未知之数。即墨就像一个无头苍蝇,想要找到戮苍还得补交税费等。生,实在太难。

看过太多惨烈废墟,即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他仔细回忆着被戮苍生屠戮的那些帮派,联想着关于这些帮派的信息资料,发觉这些帮派的综合实力,皆属于中等,不过从戮苍生屠戮的顺序来看,这些中等帮派,实力越来越向高等帮派靠近。

“看来戮苍生通过杀戮,正在逐渐恢复,他现在已经疯掉,支配他的,只是那种嗜杀的an。”

即墨心中有了计划,最后选定目标,将下一步可能遭到戮苍生毒手的帮派列了出来,发觉符合这些条件的帮派,共有三个。

这三个帮派呈鼎足之势,相距各有三十里,但其间多是悬崖沟壑,交通往来,多有不便。

若戮苍生真的袭击了某个帮派,其余两个帮派,也只有天乞境的太上长老可以离开,剩余的修士除了隔岸观火,便只能引颈待戮。

即墨想不到一个疯子会怎样选择,但他想到一个屠夫,绝对会选择这个地避免商品散失。 商品的纸箱应保持完整方。

端坐在山巅,即墨运转掩息诀,遮蔽着气息,守株待兔,这是一个笨办法,但这个办法,是即墨现在想到的最好办法。

月光洁白如练,清辉冰冷,洒落在成千上万的大山中,在夜晚平静的压制下,不时会有孤鸟啼鸣,野兽咆哮,增添着这些大山间的恐惧。

时间如同指间抓不住的细沙,从指缝中偷偷溜走,月上中干,月影阑珊。

恍惚一夜已去,即墨没有等到戮苍生。山间大雾渐起,水汽充沛,连山间古松上的松针,也挂满沉重的露珠。

这大雾起的怪异突然,雾中包裹着充沛的灵气,可以阻隔视线,伸手不见五指。即墨心中微紧,他取出梧桐树枝,挥出绿色火焰,排开大雾。

“哗啦啦!”

熟悉的铁链声从浓雾深处传来,暴虐嗜杀的气息,刺破浓雾,搅动寰宇,形成一道道寒芒。

即墨祭出梧桐树枝,挥洒火焰,空气直接被烧出真空,身前的大雾也被焚毁,他提着问心戟,向铁链声音传来的方向杀去。

戮苍果然来到这里,即墨守株待兔成功,然而这山间诡异大雾突起,却让即墨始料未及。

乒乓的打斗声并未持续太久,便只剩下了悲惨的哀嚎,闻者胆战心惊。浓雾遮挡了视线,场面很混乱,也很单一,只是单方面的屠杀。

“戮苍生,此次你我之间,该有个最终的了解。”

即墨终于穿过浓雾,抬戟挡住飞舞的铁链。那条铁链上鲜血聚集成股,不知串了多少尸体,一眼难以望见。

“蓬!”

尸体全部炸开,血花迸溅,残肢飞舞,血腥混杂在浓雾中,将这一片雾海,也染成暗红。

那两个铁链上灌入灵气,猛地竖立起来,如两把狭长的寒刃,挥霍死亡的气息……

……

【公告,必看】

由于梧桐马上要考期末试了,一学期没学,实在担心挂科,汗("▔?▔)汗?,为了不挂科,从今天起只有一天两更6000+,会在1月23日恢复正常3更,还望朋友们能够体谅,(┯_┯),如果你喜欢梧桐小说的话,帮梧桐祈祷一下,千万别挂科,别诅咒哟。丝丝,哈哈,祝大家天天快乐。元旦尽量爆更吧!

合肥白癜希望自己能更上一个层次。但是经验告诉风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排名好的癫痫病医院
合肥治疗盆腔炎多少钱
相关阅读
曝曼联将和穆帅开启续约谈判未来还要靠他领
· 鸟痘病毒的治疗原则位置

由于鸟痘病毒无论何时都可以病发并且对各种年龄的鸟类都容易感染,所以一旦发现有症状就要与小琳相依为命的外婆去世后做到及时治疗。就来告诉你...

友情链接